旅行中(iTrip爱去旗下网站) - 带你玩转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今天是:

旅行中

当前位置: 主页 > 欧洲旅游 > 欧洲旅游攻略 >

蓝色的马赛游记_法国旅游攻略

时间:2015-01-26 13:21来源: 旅行中 遨游深度:
马赛虽说是法国的第二大城市,比里昂还大,却好象只有一个火车站。早上八点半车到马赛,发现刚下过小雨,冰冷潮湿的空气让本来就萎靡不振的我更不舒服。马赛火车站建在一个高坡上,下了很多级台阶后我们才来到正对火车站的雅典大街。在雅典大街上看到一处快餐店里挤满了当地人,很是醒目。那是一家有着阿拉伯风格装饰的小店,外间是柜台和高高的吧登,里间有几个桌子,墙壁用彩色的席子做装饰,还挂着两个“神灯”。喜欢甜食的话,松子塔味道不错。喝完热咖啡,精神又来了。我们试图先找到马赛的旅游局,从雅典大街一直往下,到通向马赛旧港的伽侬比尔大街。令人疑惑的是马赛旅游局的指示牌七零八落的,我们顺着它的指示先后绕了好几个弯都没找到,最后只好放弃。可能因为是星期天吧,八九点的伽哝比尔大街冷冷清清的,商店都没开张,行人也很少,但是乞丐们还在照常上班。令我们吃惊的是几乎这条大街上的每一幢建筑都被标为马赛的历史,有16世纪的也有19世纪的。后来时间呆长了才知道这样的建筑在马赛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马赛的古老已经融化在它的血脉里。

马赛的旧港是弗吉尼亚人在公元前600年左右建立起来的。而它的出名可能还要归功于法国的国歌《马赛曲》。不知不觉突然觉得天似乎大亮,原本雾蒙蒙的感觉一下全没了,阳光、绿色、还有隐隐晃动的蓝色打破了城市的寂静。似乎整个马赛城的人都挤到了这里。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马赛旧港。旧港的鱼市历史悠久。每天早晨,渔夫和渔贩们在这里摆开鱼摊,出售他们乘着小船从海里刚打捞上来的鱼虾。鱼摊往往都是摆在渔民们自己的小船前。很多鱼都是我们没有见过的,有几条红色的特别醒目,还有章鱼和龙虾。价钱可是不便宜,一般的鱼都要在10-20欧/公斤。还有些是做游客生意的,出售几欧一个的小贝壳。深蓝色的海水和海水上漂浮着的各样的船只是马赛港最美丽的景色,当然还少不了展翅飞舞的海鸥们。我很奇怪同样是靠海的城市,在尼斯一只海鸥都没看到,而在马赛它们几乎成了这个城市的精灵,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站在码头隔着U形的海湾可以看到对面山上的贾尔德圣母院,那是我们下一个目的地。

贾尔德圣母院建于19世纪中叶,采用了当时流行的罗马拜占庭式风格,在1864年受封为圣母院。圣母院是一座庞大的白色建筑,位于162米的山顶上,60米高的钟楼上耸立着金光灿灿的BONNE MERE圣母像。圣母院已经成了马塞众多文化遗产中最具标志性的建筑,据说从海上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她俯瞰着马塞港并护佑着出港船只的安全。直到今天,教堂里面还有许多祈祷航海平安的模型船。从旧港往上走了大约二三十分钟,终于在一处不起眼的“之”字型的石阶前发现了圣母院的路牌。沿阶梯上去,又见一宽阔平坦的台阶倚山而筑。再往上是圣母院的后山,前面有三两群游客正拾阶而上。孩子们不愿走阶梯,更喜欢在山坡上嫩绿的草地和新鲜的树枝间嬉戏着上山。踏上山顶,任找一处眺望,都能清楚地看到美丽的马赛和大海。白色的伊夫岛和福瑞尔岛在海天浑然的蔚蓝色中,闪着珍珠般的光泽。或近或远、星星点点的是扬帆出航的小艇。圣母院的入口还有个类似城堡的吊桥,好象历史上记载她的前身的确是座城堡。有点象里昂的富维尔圣母院,贾尔德圣母院也有上下两层独立的礼拜堂。来听教的人从里面一直挤到了门口。无奈只好拐到边上卖纪念品的商店。这里最惹眼的是那些风格各异的漂亮的圣牌,这可能是因为圣母院还以收藏了众多谢恩牌而闻名,那些全部都是民间艺术珍品。圣牌的价格多在二三十欧,也有五六十欧的。我们买了本中文的马塞介绍、刻有“贾尔德圣母为我们祈祷”字样的金色的小香膏盒和修女祈祷像的链坠和背面印有祷文的贾尔德圣母像的相片。1.5欧的链坠虽然后来发现是意大利制造的,但精致的做工还是和它的价格很相称。相比之下香膏盒就不怎么样了,只是看中了上面圣母院的名字才买来作纪念的。看着人群象是散了些,我们又折回教堂。底楼的光线有点暗淡,四周的装饰也极温和朴素,神龛上供的是一尊有着东方风格的彩色木制圣母塑像。而二楼的礼拜堂则是光芒四射,用黄金和马赛克装饰的穹顶和廊柱富丽堂皇。前面正中央就是举世闻名的贾尔德圣母像,她高两米,外表饰银,据说是19世纪普罗旺斯艺术家让巴普第斯特六年持续不断工作的精品。四周的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圣经故事的画像和圣牌。下午还要去两个岛,不敢耽搁,我们从后山上来,又走正门下山。

下山后很快就到了马赛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宗教场所:圣维克多修道院。该修道院始建于公元3世纪,建造在当时殉教者的墓葬之上。14世纪圣维克多修道院的修道士中后来出了一个教皇。和马赛其它的建筑风格迥异,圣维克多修道院看上去更象是其附近约翰和圣 - 尼古拉防御工事的一部分,都是灰白色的高耸的城墙,方方正正的,有如我们长城上的烽火台。走到修道院墙下,正好正午十二点,上面的大钟敲响,两口大钟以不同的频率前后摇摆着,浑厚的声音悠远却不刺耳。我们见门口左右各站着一位当地人,以为这里要收门票。过去才发现原来还是乞丐。教堂入口的门厅里停着一口古老的石棺,右手边是一个玻璃门隔开的小礼拜堂。

离开教堂,前面就是马赛港的入海口,约翰-尼古拉防御工事成犄角之势巍峨地耸立在港口两边的高地上,使马赛成为一个易守难攻的港口。由于它们的墙面被海水严重腐蚀,正在大修之中,我们就没有上去。沿的港湾重新回到利浦农布码头,寻找去伊夫岛和福瑞尔岛的游船。在一片琳琅满目中总算找到了售票处,却发现中午休息,而去那里的船每天只有几班,我们只能坐下午2点半的。看看时间还早,我们顺着港口的比利时澳海大道往市政厅方向去。中午的马赛港是阳光最灿烂的时候,也是它最璀璨的一面。我们的左手边是蓝得不能再蓝的海水,密密交错的桅杆是海鸥们的森林;右手边是游人、商贩络绎不绝的平坦大道,对面的是一排排面港而建的宾馆和民居,这些房子都是新造的,地层全部是餐馆和酒吧。大大小小的餐馆酒吧都在马路上摆出了座位,大家都认为这是法国的一大街景。市政厅是面港这排房子里最老的,当然在这个有2600年历史的城市里也不算突出,只是据说它的那两扇后门是大有来历的,出自一位赫赫有名的能工巧匠之手。从澳海大道一直走,过了圣约翰防御工事就可以看到前面的大教堂。这座教堂是19世纪罗马拜占庭建筑风格的代表作品,庄严雄伟、华丽典雅,它运用了多种建材,正殿高达20米,其气势和线条之繁复非其它教堂能及。尤其是后来当我们从福瑞尔岛归来,在海上逐渐接近这座教堂时,它的壮美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买船票要赶早。1点半回码头时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排队买票了。好在来得不算太晚。游船有单从伊夫到往返的,有走伊夫岛和富瑞尔岛两个地方的,也有环马赛其它岛的。因为有游记说富瑞尔岛很有希腊的风格,我们这次欧洲之行怕是没机会去遥远的希腊了,反正就是多5欧么。从马赛旧港到伊夫岛的船是2点开,从伊夫岛到富瑞尔岛的船是3点45,而富瑞尔岛回程的船是5点半,错过就可能没有了。上船前在码头上小亭子里买到了一种宽薯条,放点葱花现炸的,蘸店主提供的包装象牙膏一样的色拉酱,非常好吃。上船发现船头船尾的露天位置都已被占领,只好在船舱里靠窗而坐。薯条、冰激凌和自己带的香草夹心面包卷,午饭虽然简单,但是地中海的阳光和温柔荡漾的蔚蓝的大海胜过任何纯金盘子里和华丽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伊夫岛原本是个不起眼的小岛,面积约3公顷,位于马赛西南方向2公里外。从远处看,和它相距不远的富瑞尔岛象伸开的双臂半拥着它。伊夫岛上的伊夫堡兴建于1524年,原供炮兵驻守。伊夫岛之所以易守难攻,一个主要的原因是除了码头以外的其它地方都是高而光滑的峭壁,根本无法从那些地方登陆偷袭。17世纪成为囚禁重要政治犯的监狱,电影《铁面人》中国王路易十四的孪生兄弟传说就曾囚禁在此。不过真正让这个小岛成为不朽的是大仲马的名著《基督山恩仇记》。后来成为基督山伯爵的爱德蒙被人陷害后即关在这里。游船在海上驶了刻把分钟,当繁华的马赛港被远远地抛在后面,海天逐渐连成一片时,伊夫岛就近在眼前了。码头上已聚集了很多上批的游客。从码头往岛上的城堡只有一条石阶路,并不太陡,靠海的一面是一排隐蔽墙和射击孔。我们先是环岛浏览,这是一座石灰质岛,岛上的植被并不丰厚,只是在温暖的季节里零星地开着一些野花,而大部分地方是白森森的石头。当时满脑子都是马赛精巧富丽的建筑,乍看到那个监狱,实在只想出“丑陋”和“粗糙”这两个词来形容它。走过吊桥进入其中,发现这里现在是个博物馆,而且还要另买门票。门口有个验票发简介的工作人员,我们半开玩笑地问他要中文介绍,还真的就有,而且是简体字的。底楼是个比较大的展厅,展出了伊夫堡历史的一些图片和资料,当然也少不了出售纪念品的专柜。从展厅进到这个监狱中央的天井,当中是口井,沿着边上的墙壁有楼梯盘旋而上到二楼。而上三楼和楼顶的阶梯都在塔楼里面。二楼和三楼都是牢房,每间牢房的大小都不一样,但都是用石头做床塌;有的牢房有窗,可以看到海和岛上的空地,有的牢房甚至还有壁炉,据说这些都是自费牢房,条件就相对比较好;而另一些牢房则在七拐八弯的最深处,没有窗而且也没有厕所。石头的墙壁上满是划痕和刻字,已经分不清哪些是当年不幸的囚徒们度日如年的挣扎,哪些是后来游客们到此一游的兴叹了。楼顶是整个岛的最高处,我们试图居高临下地寻找电影中狱卒将爱德蒙抛入大海的那条路,不过好象怎么也无法和电影中的情节对应起来。游客的心境和小说男主角以及这里其它的囚犯们终究是不同的,当海鸥在我们头顶盘旋鸣叫,呼呼的风声和海浪拍岸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时,这座第一感觉是阴森森的堡垒渐渐变得明媚起来。走出监狱,离船到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找一处临海的高地坐下来,让阳光暖洋洋地晒在背脊上。海鸥们时而在天空展翅、时而在我们脚下的海面浮游。清澈的海水甚至能映出其下的礁石,折射出千变万化的蓝色:湛蓝、湖蓝、深蓝、蔚蓝......而稍远处的海则蓝得极为纯净,那是一种能涤荡人心灵的蓝色,叫人不得不相信为什么生命要诞生于海中,为什么最美的维纳斯要诞生于海中。法国的国家帆船队好象正在训练,一长串标帜统一的白色红边的帆船绕着我们的小岛翩翩而过,优美的帆影一点都没有打破这里的宁静。这是马赛之行中最悠闲的时光之一。而后来在富瑞尔岛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疲于奔命——那个岛太大了,1个半小时根本无法全部走完。3点45分,从马塞港开来的下一班游船到岸,它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要去的富瑞尔岛。游客太多了,而下船的出口一次只能过一个人。欧洲的游客们还是比较讲风度的,总要互相谦让一下。下完一整船的人至少花了十几分钟。当然也有不守规矩的,比如有人拿的是单从伊夫岛往返的船票却为了要早点回去硬往船上挤(因为船从富瑞尔岛是直接回马塞的)。我们还算有先见之明,比较早的就占据了上船的有利地势,很容易地就在船顶找到了很好的观赏风景的位置。

富瑞尔岛其实有两个小岛组成,据史料记载富瑞尔岛上曾满被郁郁葱葱的橡树林,路易十八建造了一个港口和一道防浪堤将两个岛屿连接起来。后来发生大火,森林毁于一旦。富瑞尔岛虽然和伊夫岛近在咫尺,但它的港口靠近防浪大堤,从伊夫岛过来要绕过第一个小岛才能看到。沿着港口的一条街是岛上最热闹的所在,全是餐馆和酒吧。与宽阔的澳海大道相比,这里更象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小渔村。那些房子都修葺一新,简洁的风格使它在马赛仿佛是个世外桃源。我们舍近求远顺着防浪大堤走到对面的那个岛,有两条路,往下的一条通往一个渔港,往上的一条通往岛的远端。遥遥地看见那里有一座城堡,我们振奋精神,选择上行。可是那座城堡却象海市蜃楼般怎么也接近不了。最后在“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自我鼓励中,终于踏着一半已经风化坍塌的道路来了城堡跟前。上当呀!这是一座已经废弃的城堡,连吊桥都没有,只剩下干枯的护城河沟,将凋零的城堡和外面的世界深深地隔开。城堡的另一面就是大海,可是再没有路可以过去。我们的一腔热情在这里只能先于城堡倒塌了。想想还是不死心,从城堡一侧的断垣手脚并用地爬上去,终于可以绕到城堡的另一面,迎着海风,大海一览无余地展现眼前。在此之前,我们看到的大多数风景是大多数游人所看到的,而这里却不是——这里的风景在一百年前也许某个战士,在一千年前属于某个骑士,在两千年前属于某个渔民,而现在它只属于我们两个人。可是到此时间已过大半,而观光才完成了一小半。抓紧时间返回,后面的游客才刚刚踏上来城堡的道路。看路边的介绍才知道这个岛原来是看海鸥最好的地方,我们用相机向天空捕捉海鸥展翅时矫健的身影,天空和海鸥原来是一对恋人,那么般配,那么亲密无间。回到码头,先往高处的希腊风格教堂去。攀着台阶走过高高低低的人家后园,来到教堂后的空地。空地上有一个奇怪的雕塑,有三层水泥圆盘,各层间都用三根铁管连接,最高的一层上是个半圆形的玻璃盖,有水从里面滴答流出。雕塑的外面用蓝色文字写着马塞2600年,整个雕塑看上去更象外星文明的遗迹。度步走到教堂的罗马柱廊下,虽然那廊柱远没有伽侬神庙的壮观和久远,可海洋和天空的历史是一样的呀,光阴走过的路途也是一样的呀。时间就在我们倘佯顾盼时非也似的溜走。已经5点一刻了,再没有时间去这个岛尽头(那里比前面的城堡远得多)。还是及时下码头,在船头找到了非常好的位置。回去时的浪比来时大很多,纯净的蓝色海水托起一捧捧白色的浪花,献礼似地拥吻着船舷。有几个特别激动的浪头一直打到了我们的身上。并不算小的游船前踮后晃的,船上的孩子们乐得叽喳个不停。船入马塞港时,那场景极为壮观,先是可以有远及近地于一片碧还波之上观看宏伟的大教堂其气势有如载天乘地的挪亚方舟。然后从千军莫开的约翰-尼古拉两个城堡工事中间穿过,想着当年一场又一场的战斗是怎样惨烈,脑海里闪过苏东坡《赤壁怀古》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场景。由于是夏令时,回到港口其实也就是平时四五点钟的光景,阳光虽然西下却依然明艳。我们这才想起住宿还没着落呢。

因为据说在伽侬比尔大街有比较便宜的住宿,我们就到那里附近找了一些HOTEL。选了一家进去,其实是个民居,门口倒是挂了个房间的价目表。我们问有没有人呀?我们要住宿。许久才出来个阿拉伯人模样的老太,指着价目表说26.5欧/天。这么便宜我简直不敢相信,还跟她解释说我们要单独带浴室的房间,而且只住一个晚上。她点点头,带着我们从门口长长窄窄的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没有过道,只有很小的一块楼梯转角的空间,在一片漆黑中,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推开了我们身边根本留神不到的一扇门,里面是间狭小阴暗的房间,一张很不舒适的床上是已经褪了色的床单,家具是凌乱拼凑起来的,这些倒也罢了。房间里有股长时间关着不新鲜的味道。我说浴室在哪里啊?她指指床头一个用浴帘隔开的地方,那里是个地地道道的浴室。而我们想要看到的厕所是公用的,在外面,也就刚够一个人挤进去的。我们逃也似离开了这家HOTEL。后来又去了附近的一家,结果也是一个阿拉伯老太,带我们走进了底层的一个杂物间......马赛是个三教九流会聚的地方,也有文章说伽侬比尔大街阿拉伯人聚居的地方治安不太好。于是坚决地北上火车站,还是住那里的IBIS吧,出发之前曾打电话去问过那里,肯定是有空房的。这里的IBIS果然离火车站好近,也要先爬上那个广场,然后它就在火车站大厅的边上。住一个晚上是71.8欧,我们一边吐着舌头一边付了钱(虽然早就知道这个价钱)。

趁着天色未黑,我们匆匆出门赶往白天没有去的爱克斯城门。爱克斯城门其实就是马赛的凯旋门,建造于1825年,是马赛城的入口。城门的后面有一片绿地,上面有些供人休息的白石。看完城门,我们绕到大教堂,目睹了夕阳中她的另一种沉静的风姿。此时已近九点。饥肠辘辘的我们在白天人声鼎沸而如今却安安静静的澳海大道上寻觅,穿过那里面港房屋下长长的拱门形走道,发现大多数餐馆都只做阳光的生意,夜幕降临就关门了。总算走到一段热闹的地方,一连开着好几家饭店,可以选择坐在街上也可以进入店堂。我们起先只是在外头研究它的菜谱。热情的老板在里头冲我们友好地微笑,我们不由自主地就进去了 。侍者将我们领到靠窗的位置,留下菜谱由我们慢慢斟酌。法国的餐馆一切似乎都是温和的,不急不慢。坐在窗口,可以看到马赛黑夜里最漂亮的建筑——贾德尔圣母院,在夜色和灯光的点缀下,如一弯朗月。在等待中,面包和水已经摆到桌上。水是冰镇的,在无风的室内喝很舒爽。这家餐馆的生意很好,室内的位置几乎都满了。底楼进门就可以看到吧台。厨房在二楼,因为看到他们的菜都是用电梯从二楼传下来的。色拉上来了,好大的一盘。老公点的是一份奶酪色拉,我的是羊肝色拉。幸好我们都吃不惯法国的生菜,否则一份色拉下去就全饱了。难怪点菜的时候侍者一再坚持我们应该吃完以后再点那份贻贝,因为怕我们可能吃不了。不过老公雄心壮志地拒绝了他——小看咱中国人的胃口了。奶酪的味道有点怪,不过奶味是非常纯正的,也没有山羊奶酪的膻味。羊肝煮得恰到好处,味道鲜美。炸薯条也上来了,很象肯德鸡里的,有满满一大盆,好象薯条是天上掉下来不要钱似的。只是我们中午已经吃过比这个好吃的薯条,对它就没啥兴趣了。贻贝也上来了,这是马赛港的一大盛产,白天几乎所有的餐馆里都会特别地推出这道菜。贻贝的做法和中国人很相似,放在水里加盐和酒煮熟。一大锅的贻贝在我们两个人风卷残云之后只剩下一锅盖的贝壳和锅底一汪浅浅的汁水。正觉无事可做,侍者变戏法般的搬来了我们的主菜。老公的主菜是烤鱼加意大利米饭,实在想不起那叫什么鱼了,底上烤得焦脆,而鱼肉却是鲜嫩的,配上旁边略酸的番茄,很是下饭。我的烤羊排,香喷喷的烤羊排。羊排烤得至少有九分熟,只是在靠近骨头较厚的地方没有全部烤透。洒上胡椒粉,羊排的香味和飘散开来的胡椒微末的香味在空气中愉快地停留着......

第二天早上去火车站买票。总算找到一个英语很不错的售票员,态度也很可以。但令人震惊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是所有下午北上的车都满座了。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中途在艾克斯-普罗旺斯的打算,找了一辆中午回里昂的车,11点24出发。买完票已经8点45。我们赶紧北上昨天没有时间去的龙夏宫。

从火车站到龙夏宫步行大约半小时。因为放假,大部分商店都关着门,除了餐馆、一些小杂货店还营业。路上行人不多,倒是在快到龙夏宫时碰上了一个我见过的最有教养的乞丐。他穿得破破烂烂而且看上去很脏,拿一顶旧草帽,先是用法语向我们问好,我们装做不懂没礼他。然后他从后面又赶上来用英语问我们是否有零钱。我们说没有,心里其实有点紧张,生怕一直被他纠缠,因为这条路上本来就没什么人。谁知他非常绅士地略鞠了一下躬说没什么,还祝我们今天愉快。倒让我有点不好意思没能及时献爱心。

到龙夏宫之前我们一直担心这里可能因为放假而关门。后来发现龙夏宫主要是由左右两个博物馆和当中一个连接这两个博物馆的装饰性建筑物组成。博物馆没有开门,但其它的部分其实是一个不收费的公园。所有第一次看到龙夏宫中央那个巨大的建筑时,都会为它的气势和壮丽所震撼。雄伟的半圆形罗马式长廊将两座高大的建筑连接在一起,中央巨大的雕像令人恍入了巨人的世界。底下那个宽阔的阶梯形喷水池是这个宫殿华丽的裙裾,飞溅的水花和粼粼的波光还有水池周围绚烂的花草巧夺天工地装饰着它。沿着两边宽大的弧形台阶走到长廊,看阳光在长廊的石柱间描绘出简单而又明快的画面,想象时间就象在长廊里徘徊的鸽子,在阳光和阴影中时隐时现。长廊后面是一大片绿地山坡,有许多供人休息的长椅和一些马塞历史人物的雕像。这里是长跑爱好者的乐园,在阳光明媚的早晨穿梭于绿草间的白水泥小道上,头顶是蔚蓝的天空和灿烂的白云,而且还常常有海鸥和鸽子在那里伴舞。这里也是猫咪的乐园,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我们就看到了四五只猫咪,全都肥肥的,多半还是长毛猫,见到人一点都不害怕,悠闲地在草地和长椅上晒着太阳。

遛达完龙夏宫,看看时间还有多余,我们又折回旧港,想最后重温一下那湛蓝的海水、慵懒的阳光和繁华的街市还有马赛最热情古老的一面。当走近市政府时,因为还是舍不下旅游地图中提到的马塞旧城区建筑,冒着迷路和误车的风险拐了进去。那里果然有密密麻麻的古老的大型建筑,各异的风格说明它们建于不同的年代。虽然我们没有看到介绍上说的26世纪前的建筑,但是那也算是一个非常短暂的艺术之旅了。整个马赛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宫殿。不过我们去的时候,那里的建筑一部分在大修之中,看来马赛市政当局也想保护这些文化瑰宝。

从马赛往里昂的火车在开出后有一段路是沿着海岸开的,而且路过新港。在那里我们恋恋不舍地和蓝色的马赛道了再见。

小建议:
1.要去岛上的话,最好一早就去码头查看游船信息。我们坐2点的船太晚了,回来时大教堂已经关门。
2.富瑞尔岛需不需要去关键得看有没有多余的时间。

百度一下:蓝色的马赛游记_法国旅游攻略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蓝色的马赛游记_法国旅游攻略】相关旅游路线推荐

相关文章
澳洲大堡礁